我是呆嘉(´,,•ω•,,)

【山花】眾生皆苦 有情皆孽 (上)

◎新手渣文筆見諒
◎留下評論讓我進步啦 拜託啦(´;ω;`)
◎從枯水期寫到洪水期,序章/記梗設定進主頁找
◎不定期更新,我還需要一些靈感
◎太喜歡花老師唱的南山南了
◎還是寫番外寫的開心щ(˚ ▽˚ щ)

夜叉白x乾闥婆魏
※hyt出來小串場щ(˚ ▽˚ щ)

///

一.

帝释天临死前会出现「衣裳垢腻,头上花萎,身体臭秽,腋下出汗,不乐本位」这五种徵兆,也就是所谓的天人五衰,最后再次进入轮迴,转世为人或其他众生。

/

“他们吃起来都是啥味道啊?”魏熟练的为白上药,绑紧绷带。”吃了不会肚子疼吗?”

“你闻香就饱,我还想问你不饿吗?”

“不饿,可饱了。”梨涡浅绽,桌上花瓶裡的大勛花随风摇曳。”所以好不好吃哪?”

“有的好吃,有的不好吃。”白沉思了会儿。”大概是......贪婪的味道吧!”

“你那不跟没说一样吗?”魏抱起一把大勛花,把鼻子埋进花束。

“火锅吧?”

“火锅?”

“嗯,火锅。还是麻辣火锅。”

“......都是啥玩意儿”

“魏!”门外的叫唤打断了对话。

“哥哥上班啦,帮哥哥好好看家。”魏投给白一个洒满阳光的灿笑。”记得有空帮我浇点水。”

白看着装扮正式的背影走过一片嫣红的花田,他摸过绷带下横跨胸膛的伤口,任由疼痛蔓延。他闭上眼。

“再等等我。”

/

远远就能看见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的宫殿,精緻的雕花装饰着门廊,门柱上刻着龙纹与佛经。踏进富丽堂皇的宫殿,乐手们已然到齐,整整齐齐坐在乐队裡调试着自己的乐器。魏早就习惯这样的浮夸局面。他走向宫殿中央的帝释天,深深鞠躬。

“今天想听什麽?”

“都好。” 胡望着眼前散溢幽香的人。”只要你诚心演唱的,都好听。”

“......” 魏抬起头,看着态度反常的胡。另一人举起袖子,露出袖口的污痕。

“最后一次听你唱歌了,好好唱。”

“给你唱最好听的,为你送行嘿。”

/

你在南方的艳阳裡,大雪纷飞

我在北方的寒夜裡,四季如春

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,我要忘了你的眼睛

穷极一生,做不完一场梦.....

/

乐音奏起,夹杂花香的歌声迴盪在宫殿的每一个角落。带着喜悦,带着不捨,带着最真挚的祝福,最后一次在这个宫殿裡唱着。

据说那天,宫殿外的鸟都听得忘了鸣唱,宫殿裡的人忘了手上的閒务,所有听见歌乐的都沉醉在悦耳的旋律裡。

“好听,真好听。” 不远处的花田裡,绑着绷带的身影拿着水壶为阳光下红润的花洒着水。

/

“胡要转世了。”魏换下放了一天,微微枯黄的花。

“你要失业了?” 白整了整衣服,备好武器。

“哪可能,多少人等着哥哥服侍呢!”他抽起一隻刚摘的花。 “今天也小心点!你看看你身上那麽大伤口呢!”

“搞不好我快转世了,好好练唱。”白把花插进腰带, “等着听你唱歌给我呢。”

“别说这种话,平安回来!”

“好!”

语落风起,一片花瓣落地。
魏捡起花瓣,握进手心。满月在窗外兀自明亮,月光下的长崎大勛随风摇曳。

这一晚,他没有等回他的夜叉。

番外后记//

1. 在魏提出了那样的疑问后,白挑了某个不特别危险的晚上把魏带下尘俗看他工作。自此,魏再也不敢提出相关的问题。

"你要不也吃吃看?"白夹起一个从锅裡挑出的黑色团状物。

"......不了。"

"挺好吃的。"说完,他又夹起一个正在嚎叫的团状物丢进冒着泡的麻辣汤头裡。 "真的不试试吗?"

"...呕"

"欸欸欸?..."

据说隔天开始,魏被胡停职了一个礼拜,理由是身上散发着火锅的浓厚味道。

"还说不?"白看着眼前把整个自己都埋进花丛裡,想淨化味道的乾闼婆。

"不说了..."

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

留好留滿

爱君笔底有烟霞:

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


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,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


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


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


等等等等。


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,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。


我们的目标是,手机能做到的,绝不用电脑来解决。


先上效果图:





(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.mp3




在html语言里,<>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,比如<b>的功能是加粗。


用法就是:<b>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</b>


你可能要问了,为什么结尾处有个</b>呢?


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,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。


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,才会有这个效果。


也就是说,你用 <b>第一章</b> 加粗完章节标题后,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,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。




如果实在看不懂,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




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,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。




加粗:<b>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</b>


引用: <blockquote>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</blockquote> 


下划线:<u>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</u>


删除线:<strike>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</strike>


圆点标题:


<ul>


<li>输入第一个小标题</li>


<li>输入第二个小标题</li>


<li>输入第n个小标题</li>


</ul>




数字标题:


<ol>


<li>输入第一个小标题</li>


<li>输入第二个小标题</li>


<li>输入第n个小标题</li>


</ol>




插入链接:<a href="http://www.baidu.com" target="_blank">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</a>


(注: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,我这里用的是百度)




最后,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?


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:<br>


大段大段的空行:<br><br><br><br><br>




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

【山花】眾生皆苦 有情皆孽(序)

◎新手渣文筆寫文,多多指教(´・ω・`)
◎非常需要意見或評論,請留下你來過的痕跡
◎大概會有歡脫向的番外,但可以肯定未來不會有車((這種題材還是不要隨意開車,甜餅倒是會有))
◎謝謝水太與雪碧的鼓勵ヽ(●´ε`●)ノ

白夜叉x魏乾闥婆

序。

各家佛前护法都以修为转世为目的,努力修炼自身转世成佛。

夜叉以鬼为食,若是尽生维护众生界,便可能转世为帝释天,往佛修为更进一步。

而健陀罗(干闼婆)为男性香神,不食酒肉以香气为食。能歌擅舞,是服侍帝释天的乐神之一。

/

恶鬼厉行之夜,佛前护法夜叉出行。

“此次出行,也请一定平安归来!” 他收起往常的轻浮,眉间微皱看著窗外一片凌乱而阴暗的尘俗,骨节分明的手紧握著一支正盛的长崎大勋。

“放心!”眼角的泪痣被笑意收进摺子里 “我还等着你只为我而歌的日子。”

他拿起另一人手上艷色的花,插在腰际。
风声骤起,只留下空气里淡淡花香。

“我也在等着呢!” 嘴角的梨涡随着浅笑绽放 ”等着为你唱出最深刻动聽的乐音。”

尽管俗世极尽狼狈不堪,他依然在大勋漫开的屋簷下,等着夜叉为他带回新的故事。

/

同为佛前护法,他们相识甚早。

「白」,带着泪痣的干净长相与健壮身材,在众男夜叉矮小的身材之中显得突兀。大家都说,他生来就为了转世成帝释天,统率夜叉众。

而「魏」,拥有天籁的嗓音,终日以歌服侍著帝释天。据说,当他的歌声真诚唱起旋律,纵使只是俗乐也能化解最深的怨念。

干闼婆以香为食。魏的寝房外,种了一整片长崎大勋。每当花季到来,总能在几里远处就闻到阵阵幽香。

“ 为什么是大勋花? ” 白把玩着花瓶里的枝条。

“ 好闻,好种,又好看。” 魏将花束凑近鼻子,细细品味。 “ 之后出行,都给你带一支在身上。”

“好。” 白浅嚐著他散发的幽香,扬起嘴角。

这个味道确实很適合他。

/

他们以人们的慾望为食,带着贪婪痴嗔的表情猖狂在没有月光的夜晚。方才离开觥筹交错的场景,街上步伐摇摆的人已然成为恶鬼的目标。

隐隐的幽香飘来,紧接着一阵清风吹起。街上的人本能的缩了缩肩膀,懵然继续回家的路途。
街灯下映著一身精壮,腰间的花条微微晃荡。

“真难吃。”白嚼著刚入口的魂魄 ” 做恶鬼有意思吗?还不如阿修罗至少还有点能力。”

“ 不过,要是聽得懂这些,你们也不会选择做恶鬼。” 就著调侃,他又吞下一个嚎叫的恶魂。抬眼望了望没有月光的夜空,彷彿能聽见魏动聽的嗓音哼着几首不成章的小曲。

发现了出行的夜叉,恶鬼们纷纷散去。在黯淡的街道上四处奔逃,和人们劳碌完疲惫的步伐形成强烈对比,画面好不有趣。

“差不多得了!” 一句话还留在原地,幽香已经跟著风势远去。

/

朔夜平安。
他带着新的故事,回程赴约。

【繁體,山花】眾生皆苦。有情皆孽(記梗)

就是最近上課說到佛經裡的天龍八部。覺得每一個護法性格鮮明都很好拿來寫文。

但。。。我是打繁體字的,文筆也渣。不知道有沒有人會願意看或是有沒有太太願意抱走設定。。。(´;ω;`)

白夜叉&魏健陀羅
不一定開筆就是先記個。

/
天龍八部又稱天龍八將,包括:一天,二龍,三夜叉,四乾闥婆,五阿修羅,六迦樓羅,七緊那羅,八摩侯羅迦。

各家護法都以修為成佛為目的,努力修煉自身轉世為佛。

夜叉以鬼為食,若是盡生維護眾生界,便可能轉世為帝釋天,往佛修為更進一步。

而健陀羅(乾闥婆)為男性香神,不食酒肉以香氣為食。能歌擅舞,是服侍帝釋天的樂神之一。

/

"我願服侍在你左右,為你唱出最深刻的樂音。助你成佛。"

"你願不願意相信?我此生修為轉世,不是為了成佛,是你為了有你侍奉在我身側。"

[塗鴉]
🌼帶娃的花老師🌼
很喜歡山太的爸爸去哪兒ヽ(●´ε`●)ノ
((不敢標(´;ω;`)
/
第一次帶tag。
害羞內向繁體我
(´・ω・`)歡迎來交流。

我想默默忘記那張說好的畫。

※繁體注意※
{是記錄+視角,但這一切就像一個陳腔濫調的小說。
你不知道你的感情,我也不明白我的心情。
但我希望我們都能快樂就好。}

0.

如果這個世界上,只剩下女性。
就像現在我們的生活裡,只有相似氣味的荷爾蒙。
脫離眼神,脫離形象,脫離束縛。
我們在自己的王國裡做著自己真實的樣子。

/

"我有話想跟你說!"

我記得她輕輕扯著我的衣角,表情掩飾的稀鬆平常。唯一讓我知道不對勁的地方,是因為這是她第一次主動與我搭話。

"等我!陪她結帳呢等等!"

我試著也用最正常的回應掩蓋她的不自然,我身旁的人們都能明白事情不正常,於是嘻笑著打發讓我離開。

"怎麼了?"

她拉著我,匆匆的腳步來到隱密的長椅。背景是人來人往的吵雜聲,她的聲音越來越小,我甚至有點恍惚我是不是真的沒有睡醒。

"妳需要衛生紙嗎?"

我看過很多人的脆弱,很多種眼淚。唯獨她的,讓我特別印象深刻。那一刻,她就像個剛剛被欺負的小孩,紅著的眼眶看起來特別委屈。

其實,就是一件真的很幼稚的小事,該難過的人也不是她。我拉著她閃入最近的廁所,關上門抽了幾卷紙遞給她。

"妳其實不用這麼難過。這是她們的問題。"

她擤了擤鼻子,揉揉還有點發紅的眼睛。那時候的我,還沒學會怎麼說的一口冠冕堂皇安慰別人,只能就這麼一直遞紙給她擦擦眼淚。其他隔間傳來的沖水聲特別不合時宜。

"好點沒?"

她點點頭,出去前又拉緊了我的衣角。輕便格子布的襯衫沾上了她的矜持。她盯著鏡子裡的自己,整理了一下。

"我等下可以先跟著你們嗎?"

"可以!我想她們不會介意的。"

她露出放鬆的微笑,我們悄悄摸回隊伍裡。到下一個地點的路上,我跟朋友們一樣嘻戲打鬧,互相嘲笑。她被逗的綻開笑容,就像那時的天空綻放下一場大雨前短暫的晴朗。

/

我們的緣分是從哪裡開始的?

那一個彼此相遇的炎熱暑假?那一間老舊大樓的四樓偏僻教室?那一次好巧不巧坐在隔壁的同桌?

我不知道,那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她憋了多久。

但某天她鼓起勇氣說了,說完還帶著羞澀的笑。

"妳很可愛。"

TBC。

到頭來,我還是沒有勇氣告訴任何人。
所以我放在這裡,等著誰路過這些故事。

=微博同步更新=
"創作歌手與他的熊貓"#4
/
說好的更新。遲到了會兒。
也慶祝我們創作歌手的微博密碼終於找回來(´,,•ω•,,)
/
來說說。你又最喜歡誰呢?
按個愛心留個話吧!歡迎指教

((發現自己笨的忘了帶話題。。。再發一次))

害羞小廖(´,,•ω•,,)
/
這禮拜會更新"創作歌手與他的熊貓"

吧。。。

=微博同步更新=
"創作歌手與他的熊貓"#3
呀哈~差點忘了更新。
這篇就是翻新的最後一篇啦~
點開有小格!
/
新年快樂(´,,•ω•,,)
還是懶得打太多字。

=微博同步更新=
"創作歌手與他的熊貓"#2
哎呀呀總之就是老梗剝蝦ヽ(`・ω・´)ゝ
懶得打字了就這樣吧。
/
大家知道其實我都是大圖與四小圖的嗎?